小辣椒-J3

余鱼今天穿着偏女性化的衣服,小圆点可爱风的上衣,黑色修身长裤。

一米八的身高,而且身材匀称,她就是个天生的衣架子,穿什么都好看。

虽然颜值普通了点,举手投足也因为自信心不足而略显笨拙,但给人的印象良好,总让人觉得她是个单纯、善良的女孩子。

一进门,她就显得紧张、手足无措,四处张望着,像是等着被拯救的孩子。

杜采歌让她坐下,给她倒了杯龙井。

“谢谢,谢谢!”余鱼局促地接过茶,连续道了几声谢,然后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竟然喝了一大口。

滚烫的茶水让她立刻皱眉、瘪嘴,咽是不敢咽的,可含在嘴里也太烫了,实在耐不住;想要吐出来,可又觉得不雅,不敢吐。

顿时进退两难。

这傻孩子!

杜采歌忙说:“赶紧吐出来吧,别烫着了!”

余鱼终究是怕烫,克制不住本能,将那口茶水吐回一次性纸茶杯里。

然后就一边咧着嘴吸气,一边开始抹眼泪。

操场上的活力少女

杜采歌起身说:“烫得很厉害?我赶紧给你找点冰饮料吧。”

“不是,没烫伤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!”余鱼擦掉了眼泪,但嘴巴还是瘪瘪的,似乎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。

杜采歌觉得不可思议,这有什么好哭的呢?他开解道:“没事,你没烫伤就好,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我就是觉得难受,感觉自己太笨了,让您看笑话了。太丢脸了!”

其实这真的挺好笑的……

不过小姑娘都掉金豆了,杜采歌自然不能往她伤口上撒盐,只能扯了张抽纸递给她,笨拙地安慰说:“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又没别人看到,我不会笑你的。”

余鱼还是低着头,想哭又不敢放声哭的样子,化身嘤嘤怪。

她用抽纸擦着脸,刚刚擦掉,新的泪珠子又掉下来,真不知她怎么会持续伤心这么久的时间。

嘤嘤地流了一会泪,不知怎的她突然又开始打嗝,于是周期性地发出“嘤嘤……呃……嘤嘤……嘤嘤……呃”的声音。

这让余鱼更加难过,脸整个地红了,都红到耳根了。

杜采歌琢磨着,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,估计等会小姑娘就会羞愤得奔出去。

他想了想,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,摘下挂在墙上的那把吉他,回到客厅里。

信手拨了几个音,顿时将余鱼的注意力吸引过来。

小姑娘不哭了,那双迷迷蒙蒙的大眼睛盯着杜采歌,像是看见了稀世珍宝一样。

“您……呃……您准备……呃,演奏您的……呃,新歌么?”

杜采歌将吉他放下,又去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递给余鱼,温和地说:“喝点水就不会打嗝了。”

余鱼红着脸,咕噜咕噜喝了几口,果然打嗝止住了。

杜采歌这才拿起吉他,一边弹着优美的旋律一边说,“我随便弹点,你随便听着就行。等你放松下来,我们再聊。”

余鱼就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。

听了一小段她就知道,这不是流行音乐,而是一首非常轻快、平和的轻音乐。

素淡的声音,简单的旋律,却有着能穿透人心的力量。

那纯净而令人愉悦的童谣式的曲风,让余鱼很快就沉浸进去,忘了自己刚刚闹的小插曲。

她的心仿佛随着音乐声升到了云端之上,徜徉在那洁白如絮的云海中。

她感到自己被柔软的白云托着,而天空中似乎有一座童话般美好的城堡。

一个个悦耳的音符,如同能看得见的魔法符文一样,从城堡中流淌出来。

那些音符冲刷着她,治疗着她,让她内心中最阴暗的地方都仿佛被圣洁轻快的力量洗涤。

她渐渐忘记了自我,忘记了痛苦和挣扎,忘记了过往那些幸运和不幸的一切。

当杜采歌的手停止拨弦,最后音符缭绕不去,余鱼这才惊醒,发现自己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。

这不是浑浊的悲伤的泪水,而是透明的释怀的泪水。

“这首曲子叫什么?”

“天空之城,”杜采歌放下吉他,“改天让你听听钢琴版,我个人更喜欢钢琴版。”

“林可老师,您好厉害!”余鱼擦了擦眼睛,由衷地说,“这首曲子太美了,美到不可思议。”

杜采歌笑道:“不要叫我林可老师,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,杜采歌,也可以叫我的笔名,海明威。”

“笔名?海,明,威?”余鱼显然没有关注杜采歌的微博,也没看过他的小说,对这个名字很是疑惑。

杜采歌没有解释的打算,“你不是说你写了几首歌?让我听听。”

余鱼扭捏起来,声如蚊呐:“林……海明威老师,听了您的‘天空之城’后,我突然失去勇气了,我写的曲子比您的差了太多太多。”

杜采歌心说,你当然不要去和久石让大师比创作音乐,那是欺负你……

每个人的优点都不一样,你的嗓子是老天爷赏饭吃,久石让再头铁也不敢和你比唱歌,唱歌才是你的优势领域。

一个人如果老是拿自己的劣势领域去对比别人的优势领域,那心情怎么也不会好。

话说小丫头你老是怯怯懦懦,是不是就是因为经常不正确地去和别人进行对比,所以导致信心不足?

想了想,杜采歌引用了一句影视作品台词:“假如你是一个剑客,在桥上走着,迎面走来天下第一高手。你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作为一个剑客,在这一刻,你别无选择,只能亮剑!”

余鱼微微点头,若有所思,显然在斟酌揣摩这句话。

过了一会,她抬起头,一双美眸亮如星辰:“林……海明威老师,能借吉他给我么?”

杜采歌将吉他递给她,鼓励地笑了笑:“来,秀一段。”

余鱼接过吉他,低下头。

在这一刹那,她的气质突然剧烈地改变。

如果说之前她显得怯懦、羞涩,自信心不足。

那么这一刻,吉他在手,她立刻变得专注而冷静,没有丝毫杂念。

一串流畅的旋律从她的指尖绽放,然后她开口歌唱:“曾经有一个胆怯的小女孩,她不聪明,长得也不可爱……”

Tagged